地产困局!喝交杯酒的大佬也绷不住了,中超恐遭池鱼之殃?|苏宁|许家印|交杯酒

  作者 | Morse姐

  9月14日,中国恒大(03333.HK)股价盘中跌破3港元,为2014年12月以来新低。

  当天,中国恒大宣布已经聘请了华利安诺基(中国)有限公司和钟港资本有限公司担任财务顾问。这两家公司对于许多人来说很陌生,但是在资本圈里却是赫赫有名的角色。

  华利安(NYSE:HLI) 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国际投资银行,在兼并收购、资本市场、公允性意见及估值和财务重整方面都拥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其连续6年被评为全球投资银行重组顾问第一名,貌似实力很强大。

  钟港资本呢,也不容小觑。近期,蓝光发展(600466.SH)美元债逾期,其附属公司就找了钟港资本出马相救。

  中国恒大的努力,还需要时间来检验。然而,靠恒大输血而活着的广州足球队也受到了一定的波及。有传言,恒大足球正在寻求政府出手相助。

  不仅仅是恒大足球,素有地产联赛之称的中超足球联赛提前感受到寒冬。

  “三道红线”“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下,外加新冠肺炎疫情的反复,房地产行业遭遇极大的困难。上半赛季,华夏幸福投资的河北队以及当代集团投资的重庆两江竞技围绕工资方面的恩怨情仇,已成为足坛不小的话题。虽然说球员工资高是不争的事实,但是拿到手才算数啊。目前,河北和重庆两地政府也已经开始介入俱乐部的股改,并在推进下一步的方案。

  恒大遭遇资金困难、河南https://www.qwhtt.top/建业集团也因为出现重大风险和危机并请求政府帮扶救援的消息,也让球迷们开始新一轮的担忧,他们所期待的中超联赛最后阶段比赛还能顺利进行吗?

  神秘信息

  有些神秘的内部信件和消息,总会不胫而走。

  近日,一封疑似广州足协主席谢志光写给广州市体育局局长欧阳资文的信息在网上广为流传。其中,提到由于广州恒大经济状况的原因,请求市体育局托管广州队。目前,有关方面并没有对此内容的真实性作出回应,既没有说这是假新闻,同样也没有承认这是事实。

  足球领域人士对Morse姐判断,广州足球队的大体情况应该是差不离。

  如这份信息的内容所示,广州恒大托起广州足球事业11年。两次夺得亚冠冠军,8次中超冠军,也让恒大迅速成为街知巷闻的中国知名品牌。辉煌的背后,广州恒大也付出了高昂代价。高薪吸引优秀的球员和教练加盟,运用专业管理团队运营,是恒大足球取得辉煌成绩的重要因素。

  恒大主业地产行业处于黄金期的时候,他们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同时足球作为企业品牌宣传的承载作为回馈。而当企业的主业地产陷入困境,足球则很有可能会被当作枝叶砍掉。

  不可否认,许家印为足球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谁都知道,足球在中国几乎就是赔钱货,能够砸下巨资的人需要胆识和情怀。各种文字宣传里,Morse姐也看到无数个“砸”。

  雄心壮志,要搞就要搞世界最大!2012年,许家印砸下巨资,让许多球迷澎湃不已的足球学校在中国广东诞生。2012年10月9日,全球最大的足球学校恒大皇马足球学校举行盛大的开学典礼。首期投入资金11亿元,这是配得上恒大的“大手笔”。地球最贵的教练之一里皮,被聘为了校长。有数据统计,恒大在围绕足球学校在内的青训工作,投入了数十亿元。

  许教授曾经说过:“解决中国足球的问题,必首先解决足球人口不足的问题。恒大足校是恒大俱乐部的未来,年轻人是恒大足球的未来。”看,这就是格局!

  而且为了中国足球能够站起来,恒大还积https://www.qwhtt.top/极参与了归化外籍球员。仅仅在2019年,恒大为5名归化球员支付的转会费、工资及安家费合计8.7亿元,成为俱乐部支出的重头。

  目前在西亚进行世界杯预选赛的国家队中,几名归化球员洛国富、阿兰、艾克森以及蒋光太,无一不是在广州完成归化程序,并由恒大支付薪水。

  这一支足球队,目前已两连败。他们留在西亚继续集训,10月再战!风物长宜放眼量,痴心又伤心的球迷习惯了风雨中等待。

  殃及池鱼

  恒大挺住!

  中超足球,有了恒大加入后,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

  昔日足球场上争胜负,场下与许家印喝交杯酒的苏宁张近东挺不住了。

  今年2月28日,江苏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称,由于各种无法控制的要素叠加,俱乐部无法保障继续征战赛场,即日起停止运营。距离去年11月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后更名为江苏足球俱乐部)夺得2020赛季中国足球超级联赛冠军也才100多天。江苏足球俱乐部历史上首次夺得顶级联赛冠军,而“夺冠即解散”,足以写进世界足球历史。

  苏宁一度在江苏足球的投入上一掷千金。比如,5000万欧元购入巴西前锋特谢拉,一度大幅刷新中国足球转会费的纪录。不只在国内足球,苏宁还以2.7亿欧元(超2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购得意大利国际米兰俱乐部70%的股份,成为这支世界豪门俱乐部的大股东,张近东之子张康阳随后出任国际米兰俱乐部主席。

  在足球版权赛道,苏宁体育旗下的PP体育一度拥有中超、英超联赛多个足球赛事的版权。仅英超联赛的3年版权,据公开报道成交金额达到了惊人的50亿元左右。当然最终在2020年9月,因为无法支付新一期的版权费,苏宁与英超解约。

  如今,苏宁的足球版图中,中超球队已经解散,PP体育也进入战略收缩,放弃了大多数含金量高的赛事版权。像国际米兰这样的老牌劲旅,看上去也绝非是苏宁的非卖品。

  去年11月,恒大彻底放弃借壳深深房(000029.SZ)后,张近东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时候显得格外严肃。

  2017年11月,中国恒大发布的公告显示,苏宁控股集团旗下苏宁电器集团之全资子公司南京润恒将向恒大地产战略投资200亿元。这一年,一张著名的交杯酒照片流传出来,白色衬衣许家印与黑色衬衣张近东交杯畅饮。

  中年人不容易,一场交杯酒价值200亿元。

  建业求助

  交杯酒的男人,今年活得都挺不容易。

  跑进了足球场的其他地产商也难言轻松。昔日风光无比的区域地产龙头也难以抗击各种压力。

  河南地产龙头河南建业集团近日搞了个大事。一则《关于企业出现重大风险和危机并请求帮扶救援的报告》流出世面,迅速引发社会关注。不慎流出这类事,地产业确实很常见啊。

  这份报告显示,建业集团在此前的汛情、疫情以及行情的多重夹攻之下,碰到了诸多困难——疫情和7月中旬的汛情使该集团在河南多地的在建项目、建筑工厂、文旅项目、商场、酒店、车库等都受到严重影响,初步统计直接损失达5.5亿元。再加上销售业绩下滑等,累计各种经济损失超过50亿元。河南建业希望有人把欠它的钱还了,共渡时艰。到底谁欠的,可以自行搜索。

  随后,建业集团“顺势”公开回应,网传求助信内容真实,但困难是暂时的。随着8月底河南省疫情阶段性控制和各级政府在灾后重建恢复经营方面的大力支持,目前河南建业多数业态和业务已恢复到正常经营状态,正在加速回暖。公司销售和延期交付等问题已经得到解决,目前现金流是安全的。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河南建业提交的报告,跟华夏幸福和广州恒大碰到的资金困难还是有很大区别。

  河南建业此次发布的报告与当地政府在汛情、疫情之后出台的一系列帮扶政策有关。河南建业更像是为了寻求更好的生存状态而顺应政府的政策,申请相应的救助。

  据跟队记者透露,河南建业投资的中超球队河南嵩山龙门一线队目前并没有受到波及,球队也没有出现类似于河北和重庆等俱乐部欠薪的现象。

  2009年,河南建业获得了中超联赛第三名。被球迷称为“老胡”的建业集团董事长胡葆森总结经验:“当时就有一个信念,‘不放弃’。”

  托管收缩

  中国平安一不留神成了第一大股东后,华夏幸福依然不平安。

  中超联赛河北队背后的股东——曾经的产业地产巨头华夏幸福的财务状况依旧让人揪心。9月9日晚,深陷债务泥沼的华夏幸福发布公告,因控股股东华夏控股持有的公司股票被强制执行,导致持股比例下降,原第二大股东平安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被动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原本平安是中超联赛的冠名赞助商,现在联赛的冠名商被动成为了一支中超球队背后的最大股东,这也是中超联赛又一个小插曲。

  成为中超俱乐部的大股东,跟冠名赞助联赛之间,可能并不违反相应的规定,但平安“炒股”炒成第一大股东,多少令人感到突兀。平安一直宣称,无意控制华夏幸福董事会,也无意谋求控股股东或实控人地位。只是华夏幸福的事时不时也要让计提359亿元投资损失的中国平安成为焦点。

  目前,围绕工资的问题,球员还在努力。金主华夏幸福陷入困难后,球队现在处于当地体育局半托管的状态。夏转期间,河北队已经卖掉队内实力最强、薪水最高的巴西前锋马尔康。当地足球界人士对Morse姐说,接下来,这支中超球队的走向恐怕仍是一个拉锯战,华夏幸福和政府之间恐怕还有一个长时间协商沟通的过程。

  2017年,华夏幸福拿下了中超联赛第四名。那一年,华夏幸福排名中国房地产开发20强之第9名。挂帅华夏幸福足球领导小组组长的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笑得很开心。

  只是到了2021年,与许家印、张近东一样爱喝酒的王文学却在内部会议上说:“过去的时候喝酒多好,但享受了那时候的好,我也能忍受现在的煎熬。”他表示:“愿赌服输。”

  相对于这些苦苦煎熬的大哥,当代集团显得更加灵活。

  

  今年1月重庆两江竞技在洋河基地训练 Morse姐摄

  8月31日,当代集团发布了2021年半年度财报。这份报告显得非常亮眼: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1.70亿元,旗下医药、旅游、地产三大主营业务毛利润提升,将公司整体净利润推高至9.5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6.71%。

  当代旗下人福医药、三特索道以及当代地产纷纷发布盈利消息的同时,旗下中超球队重庆两江竞技的股份正在探讨转卖的过程中。

  受制于疫情以及地产行业发展的困境,当代集团对于足球的投入远非当年入主重庆足球之后豪情邀请伊涅斯塔加盟这样大手笔的局面。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首先暴发。作为武汉的企业,当代集团自身遭遇严重损失。

  当代集团资金支持力度变小的情况下,近几年来,球队的一些主力球员彭欣力、小摩托、卡尔德克、元敏诚、迪力穆拉提等纷纷离开,这些转会费的收入成为维持球队营运的重要资金来源。

  正是因为此前爆发关于工资的纠缠,当地有关部门也积极介入,两江投资集团扮演了白衣骑士。目前,当代集团占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90%股份,重庆力帆占10%股份。接下来,很有可能发生大变化。

  现在,西亚12强战事告一段落。深深被虐的国足还要经过一番苦练和思想教育后,相信在10月7日对决越南的赛事中会发挥出斗志:“必须战胜越南队。”

  只是随着12强赛结束,一些球员回到国内,或许将会看到不一样的俱乐部情形。

  一鲸落,万物生!地产商消退之后,俱乐部足球的路又在何方呢?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Related Posts